首頁
1
喜樂福教會
2
荒漠甘泉
3
6月29日荒漠甘泉4
基督教喜樂福教會 402 台中市南區福中街23號
6月30日荒漠甘泉「我在靜默中,聽見有聲音。」(約伯記四章 16 節)  二十年前,一位朋友送了我一本書,這本書的名字叫作「平安」(True Peace)。其中的信息是說: 神在我裡面最深處等待著與我談話,只要我願意安靜下來,就可以聽見祂的聲音。  我想這是一件容易的事,所以我就開始安靜起來。我一開始,便有一陣喧噪的聲浪送進我的耳鼓來,有的是從外面來的,有的是從裡面來的,成千的喊聲吵得我除了這些鬧聲以外,聽不見一點別的聲音。  這些鬧聲裡面有的是我自己的聲音,我自己的問句,甚至有我的禱告夾在裡面;有的是撒但的控告和世界的喧嚷。  各方面似乎都有聲音拉我、推我、大聲招呼我,真叫我說不出的不平安。似乎我不能不去聽他們,不能不去回答他們。 但是神對我說:「要安靜,要知道我是神。」(聖經詩篇四十六篇 10 節,英文聖經直譯)不一回,我的思潮又轉到了明天 ── 明天的職務、明天的掛慮上去;神又對我說:「要安靜。」  我竭力將我的耳朵塞住,不讓它去聽到任何聲音;不久,別的聲音一概停止了,我就覺得在我裡面最深處, 有一個微小的聲音開始發聲了 ── 啊!這聲音裡面充滿了溫柔、能力和安慰。  我聽著…聽著…從這微小的聲音裏,神答覆了我一切所要問的,這聲音竟成了一切智慧和知識的泉源。  如果我們的靈常常這樣就飲於主的生命,我們前去工作或爭戰的時候,便會像一朵曾在夜的蔭涼下吸滿了露水的花一般新鮮。 但是我們不能希望在風雨夜中找到露水,照樣,我們也不能希望在紛擾的心緒中找到神的聲音。──宣信(A. B. Simpson) http://www.seelove.url.tw/hot_392713.html 6月30日荒漠甘泉 2021-06-06 2022-06-06
基督教喜樂福教會 402 台中市南區福中街23號 http://www.seelove.url.tw/hot_392713.html
基督教喜樂福教會 402 台中市南區福中街23號 http://www.seelove.url.tw/hot_392713.html
https://schema.org/EventMovedOnline https://schema.org/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
2021-06-06 http://schema.org/InStock $NT 0 http://www.seelove.url.tw/hot_392713.html

6月29日荒漠甘泉

「我們在那裡看見亞衲族人,就是偉人。」(民數記十三章 33 節)

  是的,他們看見了亞衲族人,但是迦勒和約書亞所看見的只是神!疑懼的說:「我們不能上去。」(31節) 相信的卻說:「我們立刻上去得那地罷,我們足能得勝。」(30節)

  在屬靈的意義上,亞衲族人是代表艱難;無論在什麼地方,我們都能夠看見有亞衲族人在高視闊步。 在我們的家庭裡,在我們的教會裡,在我們的社會生活裡,在我們自己的心裡都有;我們必須戰勝他們, 否則他們就會像以色列人所說的迦南地的亞衲族人一樣「吞吃」我們(32節)。

  有信心的敢說:「他們是我們的食物;我們可以吞吃他們。吞吃了他們以後,我們會變得更強壯了。」

  事實是如此:除非我們有戰勝的信心,否則便會被他們吞吃。讓我們有迦勒和約書亞的信心來專心仰望神,神必定會顧念我們一切的困難。 ── 選

  只在我們忠順的時候,才會遇見亞衲族人。我們看見:當以色列人預備前進的時候,才有亞衲族人出現;當他們轉回往曠野去的時候,就沒有了。

  保羅往羅馬去傳道的時候,照人想來,大能的神一定要賜福他一路平安,脫離一切仇敵和風雨的侵害。 可是,事實剛好相反。他遭盡了猶太人的迫害、狂風大浪的摧殘、毒蛇的侵囓,一切地上和陰間所有的攻擊, 最後總算蒙了拯救--靠著一塊破損的船板漂到了瑪他海岸(Malta)--祗僅僅逃免了葬身魚腹。

  難道全能的神是這樣的神嗎?是,正是這樣的神。所以保羅告訴我們當他接受主耶穌基督作他生命的時候,立即就有猛烈的爭戰發生;這種爭戰是永無止息的,但是他屢次靠主的力量,在凡事上得勝有餘。

  他描寫這段經歷的字句極為生動:「我們四面受敵,卻不被困住。心裏作難,卻不至失望。遭逼迫,卻不被丟棄。 打倒了,卻不至死亡。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,使耶穌的生,也顯明在我們身上。」(聖經歌林多後書四章 8 至 10 節)

  保羅的奮鬥是多麼持久,多麼費力啊!這幾節聖經在原文裏更是有力,中文英文都難以將它譯得達意。這裏有五幅連貫的圖畫。在第一幅裏,我們看見許許多仇敵從四面擠著進來,卻不能把他壓傷,因為天上的使者替他澄清了一條走道讓他過去。照字面直譯,該譯作:「我們四面被擠壓,卻不被壓傷。」

  在第二幅圖畫裏,我們看見他四面的出路完全被封閉了,但是他卻仍舊能走出去;因為有神的光指示他當走的路徑。 更正本譯作:「心裏困惑,卻不至絕望。」羅得罕(Rotherham)譯得更近原文:「沒有路,卻不是沒有側路。」

  在第三幅圖畫裏,我們看見一個仇敵緊緊的追逐著他,同時仍有護衛的神站在他的身旁,所以他並不孤獨。我們再採用羅得罕的譯文:「被追逐,卻不被丟棄。」

  第四幅圖畫更活潑生動了。仇敵已經追上了他,打了他,並且將他打倒,但是他所受的卻不是致命的傷,他能夠再從地上爬起來。也可以譯作:「擊倒了,卻不至被征服。」

  這些圖畫一幅一幅的前進,現在到了第五幅,死亡臨到了他 ──「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」,但是他不能被死亡征服, 因為他藉著「耶穌的生」,活著主自己的生命。

  我們中間,為甚麼有許多人得不到這樣的醫治呢?原因是為了我們總希望不用奮鬥就得到醫治;當我們的爭戰延得久長一些,我們就會由沮喪而投降。我們該知道:在神那裏的東西,沒有一件是容易得到的;天上是沒有價廉的物品的;因著給我們的救恩,神不得不割棄祂最寶貴的獨生子;凡是有價值的東西,件件都是需要代價的;艱難是造就我們信心和品性的工具。

  從前摩西看見荊棘被火燒著,卻沒有被燒毀。我們正如那荊棘一樣,雖然魔鬼不時的向我們澆上冷水,在我們的後方卻立著一位澆油的天使,不停的在添上燃料,使我們的火光永不熄滅。

  神所親愛的受苦的孩子啊,只要你肯信靠、堅持,不允許仇敵來征服你,你是不能失敗的。 ── Tract

上一個 回列表 下一個